Antediluvian

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。

也要楚天阔,也要大江流,也要望不见前后,才能对月下酒。

——林清玄 《不闻,是一种清净》

Singapore:
富有远见与人情味的城市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开阔不止于视野-还有心境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照片视角from一位小姑娘

你要记得,紫檀未灭,我亦未去。

如果每个人都是一颗小星球,逝去的亲友就是身边的暗物质。我愿能再见你,我知我再见不到你。但你的引力仍在。我感激我们的光锥曾彼此重叠,而你永远改变了我的星轨。纵使再不能相见,你仍是我所在的星系未曾分崩离析的原因,是我宇宙之网的永恒组成。

  螃蟹在剥我的壳,笔记本在写我。
  漫天的我落在枫叶上雪花上。
  而你在想我。
(只有在世界颠倒时你才会想起我)

【我在剥螃蟹的壳,我在写笔记本,
漫天的枫叶和雪花落在我身上,
而我在想你】

  昨天给闺蜜和知己庆祝生日,如今像这样聚在一起的时间一年屈指可数。三个人坐在一起聊了近三个小时,其中谈到各自现在的生活,遇见或者看见的人.事。我们当下所处的环境都不相同,但有一点三个人不置可否,也就是生活中总是少不了缺乏人性的人类,或像原始狼群一样围攻一只孱弱的羊,或病态般追踪,或毫无思考污言秽语就脱口而出。
  前不久我怀疑自己得了社交恐惧症,待在家不愿出门,所有打来电话的人我都不知怎么回话,最后干脆关了机。闵到我家找到我,好说歹说非要拖着我去同学会,内心挣扎很久过后决定一起去参加。下午同学要在老师家聚餐,上午我和闵从书店出来到沃尔玛底楼的快餐厅见了她的姐姐,闵的姐姐此时正在纠结着是否要和谈了好几年的男朋友分手,原因是两人的生活环境不同和价值取向的差异。打个比方:两人决定结婚打算买车,男方说买一辆奇瑞,女方说买捷豹。闵的姐姐说,我和他是真的有感情在,但是结了婚不比谈恋爱,我们必须得面对现实的问题,中国千百年来所看重门当户对不是没有一定的道理,这就是两人现实的差异。闵的姐姐对我说:你不是得了什么病,而是宁缺毋滥型,我们都是这样的人,面对难以沟通的朋友也好,陌生人也好,连敷衍都懒得敷衍。
  闵姐姐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我不全信,但她对我最后说的那席话我思考很久,可究竟如何处理与自己有相反三观的朋友之间的关系,我至始至终都没有找到一个明确的答案。

“我不得不承认我的确有点悲观,但现实就是这样。我相信爱情的力量,也相信真爱是可以超越命运和超越生死的,但是,这都是主观上的臆想。现实就是我比你将近要大二十岁。等我死了,去了火葬场,炉子一烧,我们之间的爱情也会变成一缕青烟,风一吹就没了,到那个时候你怎么办。”